silencemo

City Wanderer

路过热闹的夜晚集市,有围着吉他手忽而跳起舞来的人群;路过喧闹的小酒馆,每个人都在手舞足蹈得说着话。我像这个城市的影子,游荡在一座座高楼大厦间,游荡在熙熙攘攘的人潮里。
直到我回到旅馆,推开这座城市Hostel的大门。上楼,到公共活动间,打一杯热开水,坐在某个靠窗的角落休息。忽然发现这个大厅里有着奇异的氛围。向四周望去,沙发上的人或坐或躺,有闭眼听着音乐的,有低头研究地图的,有无所事事望着窗外的。厨房间里有默默煮着面条的,有从冰箱里拿出蔬菜水果拌沙拉的。长桌上稀稀疏疏坐着两三个人,有看着电脑敲打键盘的,有安静吃着自己食物的,有认真翻看着相机的。这么多人,唯独没有说话的。这里的安静,和玻璃窗外那个熙熙攘攘的世界似乎隔着一条鸿沟。
我默默看着这些人,脑海中是他们背着大背包沉默得穿梭在人群和城市之间的样子。他们的眼中会因为看到这个世界令人惊奇的地方而闪动光芒,但他们从来不曾和人群一同欢呼。
他们是City Wanderer。

大多数人似乎都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在苦苦追求些什么。殊途同归。

#沧海桑田#世界尽头#百年孤独#

从前在路上,总期盼旅途永远不要结束;如今在路上,却希望旅途早点结束。
在熟悉里渴望陌生,在陌生里呆久了却更加留恋熟悉的感觉。睡过很久的床,吃惯了的食物,一直说话的人。总要细细回味,才能感到心中安稳。
才发现,生活于我已不在别处。天涯海角,世界尽头,已无别处。

Trying is painful. 丧失了从前尝试新鲜事物的热情,每走一步都步履维艰,诚惶诚恐。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明天再出去战斗吧,外面暴风暴雨。毕竟还是要战斗。

My Tarrytown, the place where dream begins.
No one left at the station.


希望这一秒就能和你过完一生。只有起点和终点,省去所有不确定的中间环节。

又觉得上天已经赐给了我一个这样美好的瞬间,还有什么资格,再去奢求下一秒的永远。

Like,

All the stars falling down,
All the flows blowing up,
Time is still,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没有人可以永恒得相遇。刹那和转瞬即逝的东西太多。

我们每天说很多话,真正在聆听你的人很少。

真正让你感兴趣去聆听的也很少。

交流似乎开始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开口或不开口。都是沉默的意义。

那种“Ta 在人群中出现我就能一眼辨认出”的感觉能力似乎在消失,亦或者根本只是虚假的存在。

techno


有一种预感。在下一个高潮到来之前的漫长沉默已经loom.

生活变成黑白胶片,背景是一片花花的白噪音。

就像techno 的音乐一样,感觉一切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没有序幕,没有发展,没有高潮也没有结局。整个世界都消失了意义,甚至连空间和时间也被混淆。“什么也没有” 原来这就是可怕的虚无主义。

让人绝望。

爱没有逻辑可循
人不能一辈子无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