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mo

那年海和你 (一)

时光淡淡流回2012年的那个夏天。

记不清是第几天的傍晚,和小许一起租了一辆双人自行车沿着白城海滩暴骑了数小时,我们像夸父一样追着夕阳只为拍到一张最美的黄昏。待到终于筋疲力尽后,两人摸了摸不算饱满的钱包和已经干瘪的肚子决定在海滩边上的一个大排档吃顿海鲜。吃完我和老板大吵了一架因为他把我们吃的鱼多算了二十元一斤,被我敏锐得发现。

高三的时候会买一本杂志叫《城市画报》,有一期介绍厦门,鼓浪屿,曾厝垵。“想扑向一张望海的床”“夜晚到白天的蛙声蝉鸣”“店主每晚给房客泡一杯花草茶”,小情侣们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牵着手去小村菜场买菜然后在家庭旅馆的公用小厨房里一起做饭,夜晚的海和夜晚的床一样无限温情。

现实是那一晚我们十点多才回到曾厝垵,因为不舍得花打的钱所以在暴骑了数小时以后又暴走了数小时,汗水完全湿透了吊带背心,两条腿已经不像自己的。回到曾厝垵以后发现漆黑一片,原来小村跳了电,家家户户打着手电或点着蜡烛。夜市到也热闹,口干舌燥的我们随便钻进了一家“黑店”,小许点了一瓶柠檬冰锐,和老板言谈之际才知道这是间酒吧。

我们住的家庭旅馆在曾厝垵最里面,顶楼是晾衣场,白天的时候白床单飘飘,远处是蓝色的海,很像日剧里女主角通常和美少男表白的地方。夜晚的时候已经累得神智不清的我爬上顶楼偷偷摸摸晾内衣,发现露台上还有几个木头高脚凳,往下望,小村的灯火依稀,远处暗涌的海也不胜分明。我坐上高脚凳独自沉默望向远处的夜海,觉得此刻太适合思考一些类似宇宙洪荒的人生哲理或缅怀追忆一下煽情往事。然而当时的我实在太过无忧,45度角仰望天空几许依旧头脑空空,没有可思之人亦没有可念之情,孑然一身却又潇洒无忧。人生轻薄如纸。

看到之前流行的孤独指数第四级就是一个人看海。我总会想到集美的清晨。
和小许两人在聚划算上抢了四百元的五星级两天两夜情侣套房加免费自助早餐加露天泳池使用券加沿海栈道门票后,一下机场大巴我俩就呼了一辆电三轮突突突一路突突到了酒店门口,侍从热情地帮我们打开三轮车那扇破得已经快要自己掉下来的门。五星级的情侣套房果然不负重望,浴室直接是一面被擦得噌亮的玻璃,我拉开纱帘,看见不远处宁静的海。
小许为了在五星级宾馆游上那么一次泳,特地带了泳衣,一放下箱子就兴冲冲地奔向了露天泳池,于是我就一个人在透明浴室的大浴缸里舒舒服服泡了个澡。全部打理完毕以后我绕过崎岖的假山小路去露天泳池找小许,然后拿了杯饮料坐在躺椅上看着她在水里瞎扑腾。抬头就可以望见集美的海,四五点的光景天空已变成了一片暗紫,泳池哗哗的水声,男人女人的笑声和小孩的尖叫声,咸咸的海风吹过脸庞,一切舒适得令人有些微醺。

说好的隔天一起看海边日出变成了清晨五点多我无奈得望着睡得如死猪般的“枕边人”。套上薄外衫,插上耳机,我踱步过空荡无人的酒店大厅来到沿海栈道,刷一下房卡木栅栏就自动打开了,天已经蒙蒙亮,点灯的渔船已经出海,却不见朝阳。
时至今日想来或许人生中独自看日出的经历唯此一次,在长长的海堤上独自坐着,望着一片波澜不惊的海,看着流云一点点被朝霞染成淡粉,四周如此安静,偶有几只海鸟飞过。我还清楚得记得当时耳机里放着的是版本隆一的曲子,钢琴如流水般漫延直淌进人心里。但我已记不得当时心中所思所想,或许并无所思,结束了兵荒马乱的青春,不用再用困顿的目光对着无数的试卷,对于未来会遇到的人事又统统不知,人生正等着她去翻开美好的篇章。而那一刻,那一刻停滞在那里,定格成了一个独自看海的背影,她并不觉得孤寂,也许若干年后会想要和另一个灵魂分享自己所有被典藏的人生瞬间,而某一些时刻却注定只能与自己相遇。

渐渐栈道上来了几个晨跑的人,不时冲我频频张望,让我也不得不审视自己此刻的姿态是否像一个要跳海的少女。于是我开始沿着长长的海堤慢慢走,晨风,海风,夏天的风,在那一个清晨带我远走高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