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mo

你在失去什么


和朋友去居酒屋小聚。
点了拉面,章鱼丸子,烤串,还有很好喝的苏打梅子酒。

小店藏在巷子里,低矮的木头门,看不见里面的布置,门口挂着暗暗的红灯笼,上面写着居酒屋三个字。推开门,却是别有洞天的感觉,室内依旧很小,纸灯笼的光线也昏暗,但是客人很多,碳烤吧台升起袅袅白烟,一切让人感到莫名的温馨。

话题从工作学习辗转到生活情感。杯中的梅酒一点点变少,最后只剩下尚未融化的冰块。

身边的人基本都已开始工作。和他们聊天,似乎与当初想象的大相径庭,才刚开始上手,已经感到无望,更有人把这比做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生活像一剂慢性麻药,一点一点,沁入骨髓。

今天傍晚的天空很美,红似火烧。指给朋友看,她说像高中的天空。一天工作结束,疲惫得回家,或是潦草的聚会。七年后,你是否过上了当初想要的生活?记不清曾经的傍晚,在昏暗的食堂吃完饭,来到操场,一圈圈兜兜转转,看夕阳和云彩。那时有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夜在宿舍的阳台上支起台灯看书,深秋的早上,还套着薄衫,瑟瑟发抖得抱着一叠书从宿舍穿行到教室,彼时天还蒙蒙亮,校园里依旧能闻到桂花香。

镜头拉回那个灯光昏暗的居酒屋,晃荡着手中的玻璃杯,只能听见冰块碰撞的声响。一个话题结束,短暂的沉默,望着小店内的客人,有不少是日本人。看穿着是附近日企刚下班的白领,依旧是一身衬衫,领带松垮。

和我们一起坐在吧台有一个中年日本男子,用日语和服务员点完菜以后就一个人默默坐着,静静望着热气腾腾的炭烤炉,不知想些什么。过一会儿再注意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用完餐,一个人喝着啤酒,看着店里的日文杂志,自得其乐的样子。

我曾经现在都幻想过无数种未来生活的模样。每一种都是美好的。我住在陌生的城市,有一份喜爱起码不讨厌的工作。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很小,但有一个阳台可以种花草,有一个厨房可以做菜,还有一张柔软的床,以及一个阅读灯。周末,去参加城市里有趣的活动。城市只是平庸的城市,工作只是普通的工作。就像魔女宅急便里一样,魔女骑着扫帚来到陌生的海边小城,在面包店做一份简单的快递工作,然而依旧觉得她每一天都是有趣的。

夜深了,送完朋友,开车独自穿过一条条亮灯的街道,熟悉的道路,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还有五天,就要去到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生活。

我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
我只希望对生活的激情能够永不褪却。

评论